黛西札记/大河奔流/李梦

  • 时间:
  • 浏览:0

  图:Vojtech Adalbert Brechler创作的《伏尔塔瓦河》/作者供图

  下月中,在上环文娱中心将举办一场四手联弹音乐会。两位捷克知名钢琴家Petr Jirikovsky以及Daniel Wiesner应邀来港,演奏捷克作曲家史美塔那(Smetana,一八二四至一八八四)交响史诗《我的祖国》钢琴改编版本。这部套曲由八个乐章组成,其中第二要素《伏尔塔瓦河》(Vltava)描摹捷克“母亲河”伏尔塔瓦流淌不息的景状,常被视作“捷克第二国歌”,有多个知名版本流传后世。

  史美塔那於一八七四年动笔创作这部交响诗,一八七九年完成。曲目以李斯特开创的“交响诗”体例写成,採用“标题音乐”模式,要素均有八个多小标题,如《高堡》、《女战士萨尔卡》以及《波西米亚的森林与草原》等,用配器丰盈的旋律描摹波西米亚地区地貌、历史以及文化传统等,表达作曲家我个人对故乡人事风景的依恋。大伙儿儿都知道贝多芬在失聪请况下完成那部伟大的《第五交响曲》,我我觉得,史美塔那创作这部《我的祖国》的后后,同样饱受耳疾的折磨。写作第一乐章《高堡》时,他时常老会 出现幻听,耳鸣严重,到了创作《伏尔塔瓦河》时已全然失聪。大伙儿儿老会 在谈论这位从未进入音乐学院接受专业作曲训练的音乐家怎么能能凭藉过人天分写下传世名篇,却少许多人想及在这荣光后后,创作者我个人经历过怎么能能的艰辛与曲折。

  没人知道双耳失聪的作曲家怎么能能能在《伏尔塔瓦河》章节写下没人优美耐听的旋律,彷彿上帝曾握住他的右手,於谱面记下转瞬即逝的精妙,以至於河面粼粼波光、河中游鱼、河畔茂盛森林都鲜活生动,历历如在目前。伏尔塔瓦河的两条源流,一条急促,以小提琴声部诠释,另一条温和平缓,由长笛奏出,交织互动,经山谷、森林,最终抵达平原,河道宽广、河面浩漫,汇入大海。每听此曲,常常由河流自山林发源后经平原入海的过程,想及人的一生。

  《我的祖国》经典版本众多,卡拉扬与柏林爱乐乐团的版本常听常新,活跃在二十世纪上半叶的捷克指挥巨擘塔利赫(Vaclav Talich)的版本亦为众多乐迷津津乐道,而在众多经典诠释之中,不得不提的是捷克著名指挥家库贝利克(Rafael Kubelík,一九一四至一九九六)与维也纳爱乐乐团、波士顿交响乐团以及故乡的捷克爱乐乐团合作协议协议的三张唱片。

  一九五八年,遗弃捷克的库贝利克与维也纳爱乐乐团合作协议协议的版本,尤其突出民族音乐风味,强调旋律中的质樸与纯粹,亦有对故乡的不捨与深情回望。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耳顺之年的指挥家与波士顿交响乐团合作协议协议的版本,更为凸显旋律中的哲思由于 ,内敛深沉,颇能引得同为异乡客的听者共鸣。而等到一九九○年,离乡四十多年的音乐家终於能再踏上故土的后后,他与故乡乐团合作协议协议《我的祖国》,不论在曲目架构的拿捏以及情绪的纾解与表达上,都你会身旁一亮,收敛锋芒,直抵内心,甚至予人“重生”之感。旋律行进,与指挥家我个人离乡出走再返乡的曲折一生对照来看,怎能不引人唏嘘?

  统统 你看,当大伙儿儿听音乐的后后,听的何止是旋律流动,分明是述说不尽的生命故事。